|  

首页-新闻东风文艺

那年那人,那时中秋(风神物流 李桓宇)

2017-10-09 10:10:04  


  【编者按】 今年国庆、中秋长假刚刚过去,这个双节前后,本报《风景线》副刊特向广大读者征集假期文艺、生活原创稿件——“中秋诗词荟”“国庆生活录”,今天集中刊发部分来稿,以庆双节,飨读者。

  岔路口的路灯下,我掐着表算时间,他们应该要下高速了,可是从出口开来的车一辆接着一辆,却还没有看到那熟悉的车灯。不太放心的我还是拿起手机打了过去。

  “喂,到哪儿了你们?刚才不说好了在D出口下高速嘛?”

  “天太黑,你爸又开错出口了,我们现在在E出口,你过来吧……”

  唉,都走过两回了还是没记住路,可是谁让他们是我亲爹亲妈嘞?我摇了摇头,打开自行车上的尾灯,蹬开脚架,飞奔而去。

  大三这年的中秋,又是在成都过的。我和爸妈几乎形成了一种默契,每到中秋只要我没回家,他们都会开车到成都来看我,加上这次已经是第三次了。九百公里的高速说远不远,可要一个人一直开,也要一天。每次都是开上绕城高速,我就骑车到最近的高速入口等他们,尴尬的是每次都走错,加上这次也已经是第三次了。

  碰了面,我直接把他们带到学校边上的酒店。如果这时候你在路边,会看到极有意思的一幕:一辆私家车慢慢地跟在一辆闪着红色尾灯的自行车后,打着远光为骑车的小伙照着路。

  安顿好了我问他们去哪吃夜宵,他们说,都听你安排。于是我们直奔学校南门外那家口碑不错的烤鱼摊。摊子不大,连名儿都没有,一辆不到三米长的推车和摆在路边台阶上的四五张桌子就是他家的摊位。随意坐下,我跟老板说,老样子,老板笑着去准备了。妈问,和老板很熟啊,我说,常客,都懂。

  旁边的街道是南门外最有人气的林湾街,纵是中秋佳节、满月当空,这里依旧灯火通明。各种过节的和陪别人过节的人都汇集在这条街道上,或挑剔地选吃哪家夜宵,或切换于店铺地摊之间淘货,来而复往。我们一家,咬着酥脆的烤鱼,喝着唯怡豆奶,聊着家里的、学校里的琐事,团聚在离家千里之外的成都。

  回到酒店,安顿爸妈休息以后才发现,他们给我拿了一个说是老家寄过来的、跟披萨一样大的月饼,让我拿去和同学分着吃。

  男生寝室一层楼的同学就像一个屋的一样,但凡有啥好东西招呼一声大家就都来了。十一二个汉子挤在一个四人间宿舍,人手一块月饼,没拿到的就让旁边的给掰下一块。你以为我们会趴在门外的栏杆上,一边赏月一边品尝月饼吗?不可能!有椅子的坐椅子,没椅子的坐桌子,坐不了的就斜靠在门、墙和柜子上,然后开始侃大山。补考时谁又抄了谁的,老乡会谁喝多了又让谁抬回来的,打游戏谁又坑了谁,谁又吃了哪家爽翻天的火锅,谁又新谈了个女朋友……还有隔壁屋养的那条傻狗,明明吃月饼会吐,还是会扒扒你的腿让你喂给它。

  又是一年中秋,记忆中的温馨让我觉得,中秋不一定要在家过,有家人的地方就是中秋。尽管这个中秋,我回了家和家人团聚,可是那些曾经和我一起低落、一起热闹过的兄弟们,你们各自还好吗?明月无言,遥寄我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