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达人风采

​孙来发:为东风的建设付出青春,光荣!

2017-10-10 09:27:38  


  【编者按】 在二汽建厂初期,很多人告别家乡挥别家人,从东北来到相隔千里的鄂西北十堰,建设二汽,发展民族工业。也有很多建设者来自十堰周边地区和十堰当地,他们同样以建设二汽、发展民族工业为荣,在他们漫长的人生岁月里,因为建设二汽和东风的发展而改变了命运。今日本报“风雨五十载 薪火永相传 东风通用铸锻厂建设50周年特别报道”刊发的是孙来发和曾福建的口述历史,敬请关注。

■孙来发向本报记者口述历史 赵巧焕/摄

■口述者 孙来发(二汽建设初期的首批司机之一) 记者 高雅 整理 通讯员 翁天华

  作为二汽建设初期的首批司机之一,1966年初,24岁的孙来发告别新婚的妻子,从老家襄阳来到十堰基地,开启了献身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一生。在随后的50年中,他扎根十堰,把青春年华奉献给了二汽建设。近日,受记者之邀,77岁的孙来发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他亲历的通用铸锻厂建设初期的艰苦历程。


“每天不分白天黑夜,只要厂里有需要,我就会出车”

  我1959年入伍,在部队里学了驾驶技术,成为一名卡车驾驶员,1965年退伍回到襄阳老家。1966年初,二汽到襄阳招工,需要驾驶员,我响应发展民族汽车工业的号召报了名。1966年正月初六,我背上新婚三个月的妻子为我准备的被褥、衣物,和50多人一起乘坐大货车到了十堰。那时候的十堰只有一条老街,是一条坑坑洼洼的土路,路边住了几户人家,路边的野草有半人高,非常荒凉,我们一路想上个厕所都没找到。虽然我来之前对环境的艰苦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看到这样的场景还是不免思念起家乡和亲人。

  来到十堰的第一天,我们被安排住在黄龙镇的一个中学里,学校放寒假了,没有学生上课。大家一路颠簸,非常辛苦,就想办法把两三张桌子一拼、被子一铺,大家就算是住下了,也就这么住了一个月。白天,我们几个驾驶员被安排进行驾驶技术训练,上面给了我们几台载货10吨的和6吨的意大利进口卡车,在当时坑坑洼洼的路上进行训练。在训练的同时,也要靠这几台车把一些设备从丹江、老河口往十堰运。

  训练结束后,我被分到二汽运输处,负责驾驶一台天津吉普车。那时候二汽全厂只有4台吉普车,跑通联、办事都靠这几台车。每天不分白天黑夜,只要厂里有需要,我就会出车。每天被大家需要着,我感觉虽然累但也很高兴。印象最深的是,白天大家辛苦了一天,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二汽总厂为了让大家放松一下,就安排我到郧县去借电影胶片,晚上大家看完散场了,我要连夜开车把胶片送还到郧县去,每次回来都快凌晨了。


“在山边上、河沟里开车进山买粮买柴”

  1969年底,我接到调令,从运输处调到20厂。20厂是二汽的后方厂,它是为了承制二汽各专业厂自制非标设备、设备维修及工艺装备所需要的的铸锻件毛坯而建设的,意义重大,这让我觉得很有使命感。运输处安排我带一辆5吨的双排座小货车到20厂,在后来的十几年里,我就开着这台小货车保障全厂的生活所需。

  我有幸亲历了20厂的建成和巨变,原本厂址上的山头、堰窝、稻田变成了平地,盖起了土建的车间。从铸铁车间、到铸钢车间、再到木模车间、修锻车间,一间间崭新的车间从平地上竖立起来,建设速度之快也是我没想到的。虽然那时候条件艰苦,不像现在有这么多的大型设备,全厂加起来也只有30多人,但大家建设的劲头很高,想办法克服一切困难,有很多设备都是靠人拉肩扛的方式搬进车间的,干活大家都是一起上,没有谁会偷懒。

  我的主要任务是负责大家的生活保障,那时候十堰没有这么多的粮食和蔬菜,我每个星期要开车到老河口去买粮、买菜拉回来,每天还要往返于炉子沟的食堂和20厂之间,给大家送中午、晚上两顿饭。当时十堰没有路,车只能顺着前面开过的轱辘印往前走,遇到雨天,搞基建运输的大车走一趟,轱辘印很深,我们的车就这样一路摇晃着开过去,再摇晃着开回来。除了食物,做饭和炼铁水用的柴禾也是我们自己去山里找老乡买。我们都是在山边上、河沟里开车进山,老乡们特别淳朴,看我们进山不容易都给我们最便宜的价格。

  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大家平时的食物基本都是青菜,肉和油水都很少,一个人一个月大概能吃到半斤肉,运气好的话在山里买到鸡蛋就算是开荤了。建厂初期,很多人住在芦席棚里,有一部分人就在老乡家借宿。我和同事曹天庆就借宿在厂区附近的一位老乡家,老乡把阁楼腾了一半地方给我俩住,另一半堆着柴禾,常常睡到半夜我们被虫子、老鼠咬醒。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里,大家克服困难,把厂建起来了。


“为东风的建设付出青春,我觉得光荣”

  到了1978年,20厂发展逐渐好起来,我们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也逐渐得到改善。有一年腊月二十九,我接到通知说当天要到老河口拉一批新工人到十堰,让新工人到厂里过个喜庆的春节。结果当天早上还没亮就开始下大雪,我看天色不好,就在厂里找了很多草绳扔到车厢里。那天带车的同事叫白清成,他不解地问我“老孙你拿这么多草绳干嘛”,我说“走路上你就知道了”。果然还没开出多远就走不成了,车轮直打滑,我熄火下车,拿出草绳一圈圈缠在车轮上,算是自制了防滑链,这才一步步把车往前开。但草绳撑不到多久,每开出五六公里就磨断了,我就停车下来再缠,就这么停停走走,从早上走到了夜里,才勉强开到大家要住的老河口招待所。这时候雪还继续下,为了保证安全,我们决定就在招待所里住下,在招待所里一起度过了春节,等雪化以后我们才回到十堰。

  我1995年从20厂退休,在二汽工作了三十年,最小的女儿也是在二汽出生。从当初刚来的时候不适应,到全家搬来扎根在这里,我对二汽充满了感情。虽然我退休了,但如今我有三个孩子都在东风工作,我家两代人都为东风的建设付出了青春,我觉得很光荣。

  这50年来,我们住过老乡家、住过筒子楼,看到二汽越来越好了,年轻人的生活也越来越好了,我感到非常欣慰。我希望东风的未来越来越好,孩子们的生活也能一代更比一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