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达人风采

曾福建:​二汽建设 改变了千万人的命运

2017-10-10 09:26:58  


■向本报记者口述历史 赵巧焕/摄

■口述者 曾福建 记者 赵巧焕 整理 通讯员 翁天华

  曾福建是土生土长的十堰人,1967年,祖祖辈辈在土里刨食的他通过招工成为一名工人,被送往长春学习铸造技术。

  何为汽车工业、何为锻铸造型,直到接到用工通知书时,曾福建都一无所知。1969年,他怀着学习铸造技术建设家乡的信念回到十堰加入东风通用铸锻厂建设中来,一干就是38年。

  “当年不比现在”,谈话中,曾福建不时感慨。回望历史,二汽建设改变了千万人的命运,而曾福建正好是千万人之一。

“当工人很光荣”

  1967年,我18岁,7月到一汽参加培训,上面安排我学铸造。1969年,我回到十堰,就来到二汽20厂,和大家一起搞建设。

  二汽建设之前,十堰这边都是农民,直到收到用工通知书,我都还在地里收拾庄稼。但是,被招上工很光荣的,大家都想当工人,当工人很光荣。也不是谁都能去报名的,要大队推荐、公社审批,和政审一样严格,通过了才有资格当工人。

  后来我收拾了行李去一汽学习。下火车之前,我对汽车工业、对铸造都没有认识,虽然见过汽车,但是没见过造汽车。进了工厂,跟着师傅们学习,我才知道啥叫造型。这样学了两年多,我回到十堰,对口被分到二汽20厂。

  刚回来的时候,20厂也从大炉子沟迁到周家沟,不过两边都是要啥没啥,生产能力没有,甚至生活都保障不了。响应号召,自力更生“四边”(边设计、边施工、边安装、边投产)建厂,工人们就边建设边生活。还在打厂房地基的时候,大家白天搞个冲天炉,造一些小零件;晚上就铺开席子,在四处跑风的厂房里休息。

  虽然很苦,但是大家很投入。我家就在头堰,但也很少回去,一是交通不便、只能靠脚,耗时耗力;二是搞建设搞生产很忙,抽不开身。

“我看着工厂越来越好,心里就很开心”

  我在20厂干了38年,经历过很多岗位,包括小件班、生产准备、冲压等等。我记得有一回,我们要生产一个很沉的铸件,毛坯加上箱体、砂子得有30吨,车间出动了两台15吨天车为铸件翻身、三台炉子同时浇注。我当时是安全员,眼看着天车勾着绳子、绳子拴着铸件,慢慢翻身、小心翼翼,生怕绳子承受不住,生怕出点差错。

  那个活真是个硬骨头,全厂的人都悬着一颗心,干了大半个月,后来终于干成了,大家很是开心了一阵子。

  现在车间变化很大。我记得最开始,我们造型时用的是石英砂,后来工厂引进了石灰石砂,粉尘小、性能稳定。还有通风设备,厂里组织技术人员搞设计、投入了大量资金,上了一大批通风设备。设备上线后,烟都被抽到外面了,车间内的环境就好了很多。

  退休之后,我回厂里看过。车间真是越变越好了,机械化、自动化的东西越来越多,人少了、干的活却多了,工人也没以前那么累。我看着工厂越来越好,心里就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