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达人风采

魏德昌:在“三八线”前线值守三年

2020-12-14


记志愿军老战士、东风商用车动力总成工厂退休职工魏德昌

魏德昌近照

(记者 蔡骏)1953年7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方面与以美国为代表的联合国军签署停战协议,确定了以朝鲜半岛北纬38度线附近为军事分界线,俗称“三八线”。但在美国支持下当选的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不甘失败,不仅拒绝在停战协定上签字,还在停战后在双方边界地区不时袭扰,驻防在边界线的志愿军战士为落实停战协议保卫和平,在艰苦条件下与之斗争。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动力总成工厂退休职工魏德昌就曾经参与了“三八线”前线守卫任务。

魏德昌老家在河南林州市(旧称林县),现年85岁,他在19岁时报名参军,被分配到武汉军区第七预备师十九团。1956年3月,21岁的魏德昌在河南安阳北大营接受苏联教导团为期三个月的单兵训练后,随十九团被派往朝鲜平康“三八线”附近的西方山换防,他被分配到二野16军头等主力师47师141团2营4连值守排重机枪班,担任副班长,志愿军战士序号为56号。从此魏德昌在朝鲜西方山住坑道、蹲堑壕,值守三年,维护朝鲜半岛和平。

照朝鲜停战协定,“三八线”两侧的非军事区宽约4公里、长约248公里。据魏德昌回忆,军事分界线“三八线”上每隔几米就竖着一根50公分高的钢筋,距离“三八线”最近的是双方警察值守,再往后是军队值守。“三八线”附近,设有很多铁丝网和高墙,双方戒备森严。

魏德昌所驻部队值守的西方山位于五圣山西部,而五圣山地处朝鲜半岛中心制高点,战略地位极其重要。在停战前,志愿军守住五圣山就能守住西方山,守住西方山,美军唯一可突破的平康谷地就不会被突破。

因为遭遇过大量轰炸,西方山山头长年不长草不长树,只有石子沙粒和满地弹皮。因为这里属于非军事区,除军队和警察驻守之外,少有人烟,战士平时吃的粮食只有高粱米、炒黄豆、花生米、鸡蛋粉,长年吃不到青菜,魏德昌和很多战友因此患上夜盲症,晚上看不见东西只能手搭手列队。后来部队给战士发了口服药补充维生素,这个病才治愈。

西方山驻守志愿军防线最前方为单兵战壕,是一些直径约70公分、高度为战士身高一半的土坑,由值守战士根据个人身高自己挖掘,土坑边缘前方有个高土块做枪瞄准射击的依托用。在战壕后面是沿“三八线”东西走向十余公里长交通壕和地堡,交通壕连接战壕和其它工事,壕沟深一米八,方便战士交通联络。在上甘岭战役前,志愿军15军44师曾在此筑坑道179条,修建交通壕、堑壕近10万米。由于有坚固的阵地防御工事,志愿军44师师长向守志率部在西方山与敌人进行了9个月阵地防御战,使我军防御阵地向前推进13平方公里,被称为“世界战争史上著名阵地防御战”。停战前,值守西方山的志愿军24军英勇机智第六连英雄集体将此处十公里纵深的交通壕打通连接,以应对敌人的春季攻势。交通壕的重要地段建有坚固地堡,配有射击设施,魏德昌所在部队值守期间,地堡内配备的是苏联制郭留诺夫重机枪。

魏德昌刚来时被分配到最前线的战壕值守,后来由于他在朝鲜寒冷天气中感冒、不断咳嗽,连长怕他暴露目标,将他调到地堡值守。战场生活条件很艰苦,除了营养不良,还要住山洞坑道,魏德昌曾经一个冬天不能洗澡,棉衣里都是沙子。

据魏德昌回忆,在三年值守中,敌方李承晚部队每三五个月就在“三八线”附近用轻武器袭扰,每次三五分钟,搅得战士不得安宁。但他们从不敢越过“三八线”。面对敌方的袭扰,志愿军也会组织一个加强排对敌方开展反袭扰战斗。激烈的时候发生过两次小规模轻武器互射。

有一天深夜天下着雪,李承晚部队约六十多人接近“三八线”,用枪炮扫射我方。魏德昌从地堡射击口往外看去,夜晚天空中双方互射的夜光弹道密集穿梭,火星不断,第一次见到这么激烈战斗场面的魏德昌感到很紧张,牙齿和腿都紧张地打颤,排长看到后狠踢了他一脚,叫他不要害怕。排长告诉魏德昌,战士都要经历第一次打仗,感到紧张害怕也很正常,排长自己当兵时在淮海战役中第一次参战也非常紧张,但闯过了第一关就好了。果然,从此魏德昌再没紧张过。

经过三年艰苦值守,魏德昌所在部队于1958年9月13日撤离,由朝鲜首都师一个中队换防,因为前几年朝鲜战争的兵力消耗,这个中队一半以上都是女兵。魏德昌还记得当天晚上12点启程,步行走了两个多小时到平康火车站,再搭乘火车回国。

回国后魏德昌由下士晋升为中士,在吉林六合县驻军;后调辽东半岛獐岛守备连二连高射机枪排三班担任班长;1959年7月14日,光荣入党;1961年齐齐哈尔步兵学校学文化一年;后升任副连长,又在锦州四十军军校学习一年;直至1970年转业,十六年从军生涯画上句点。

1970年2月,魏德昌从沈阳军区大连警备区调入二汽发动机厂从事后勤、保卫工作。1995年7月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