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风景线

拜年(公司技术中心 陈世旺)

2021-02-09


前几天,送母亲返回老家,乡下已开始为过年准备了。我们则准备在武汉就地过年,这是我们一家人第一次在武汉过年,一下子还有点不适应。在大家都感叹年味儿越来越淡的时候,小时候过年的一些场景不由得引起我的回忆。

篆刻 拜年 陈世旺

过年最重要的事就是拜年了,乡下尤为隆重和热闹,我记忆里,拜年是要给长辈磕头的。大年初一早上,家家都会早早起床,点蜡烛、进香、煮饺子,这些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就放鞭炮,天不亮鞭炮声就一家接一家的响起,要是谁家鞭炮放得晚,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拜年,一般先向自家的长辈拜年,在堂屋的地上放一个垫子,后辈们向长辈们一一磕头。磕头前还要先叫上一声:“爷爷,给您拜年了”。一个长辈只能磕一个头,拜完一个人要站起来再向另一个人拜,不可跪下去连续磕,也不可以多位长辈合并成磕一次。但是可以多人同时磕头,一般是同一辈分的人一起,男女也基本都分开,要是家里有多名长辈,先向最高辈分的人磕,同一辈分的一般先男后女,这是我老家拜年的基本礼节。

小时候出门拜年,父母都会交代这些礼节。自己家的长辈拜完了,就开始向村里其他长辈拜年,不拘于同姓人家。从这家出来到那家去,家里年长或辈分高的人,都会早早把垫子铺好,接受小孩子的磕头祝福。家家也都会准备下糖果、酒菜,安排接待的人,对来拜年的人都会热情迎接,待小孩磕完头后,就分发糖果,这是小孩子最喜欢的,大人们还会坐下来喝喝茶,唠上几句。你来我走,前客让后客,家家笑声不断,喜气盈门。

现在,老家拜年也不再盛行磕头了。拜年磕头,这是儿时的年味儿,也是永远抹不去的乡思,又近年关,特刻一枚“拜年”印章以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