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风景线

正月初一(东风铁路处 李慧改)

2021-02-09


以前过年,正月初一那天,我往往是被鞭炮声炸醒的。

正月初一,天刚麻麻亮,窗外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此起彼伏,还不断有“嗖,嗖”的声音向远方飞去,这是“钻天猴”的响声。

钻天猴是一种烟花爆竹,我胆小,很少放钻天猴,喜欢放手摇彩花。大年三十晚上,我和弟弟比赛放手摇彩花,看谁放的时间长,正想着我的抽屉里还藏着几支彩花炮,门外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父亲说鞭炮声是驱邪迎吉的,寓意来年的日子红红火火、亮亮堂堂。母亲此刻已煮好了饺子,并在饺子上浇上一勺粉条白菜肉之类的卤汁,饺子里会包进一个硬币,谁吃到就一年有福有钱花。

小时候,新年盼着穿新衣,母亲缝制的新棉袄,外面套上缝纫店做的新棉袄罩,还有新鞋新袜新裤子,全身上下都暖和。寒冬里,透过窗棂,外面有雪花在飘。窗玻璃上有好几朵六角形霜花玲珑剔透。初一早上,家里的桌子上摆着几个盘子,里面放着葵花籽、西瓜籽、花生以及花花绿绿的糖果,芝麻麻叶,还有一个饼干桶,里面装有麻果、糖角等点心。

咚咚咚,有人敲门,是司大娘来了,父母的老乡加同事,关系融洽,时常走动。她家小儿子东是我的同学,我和东是一个学习小组,有时候到他家做作业,大娘总是热情地把家里有的零食拿给我吃。我开了门,欢喜的望着司大娘,笑着说“过年好!”,把司大娘迎进门,请她坐上新做的沙发上。先请吃瓜子、糖,又捧出饼干桶请她尝尝点心。她坐了一会儿,看父母还没有回来,就说“我先回了,还要去别家走走,给你爸妈说一声,有空我再来。”“好啊好啊”。我嘴里答应着把她送出门。

陆续又有人来家拜年。都是周边的邻居,大人,小孩的,大家挨家挨户到处拜年。爸妈拜年回来了,问了都有谁来家过,我一一禀报。他们点着头,来过的,若没有去对方家,是一定要回拜的。

敲门声再次响起。这回是我的几个同学。是东、谢升、陈志和丽颖等,不知道谁发起的,到同学家拜年,之后便拉上同学一起去给老师拜年。我赶紧系上父亲给我买的粉红色兔毛围巾,跟几个同学呼拥着出门了。

昨夜的一场雪,我们踩着积雪行走,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响,嘻嘻哈哈说笑着。我们又去了熊英、声玲、永合和保武家…… “我们去朱老师家吧!”“还是先去高老师家吧?”“高老师家近,先去高老师家。”“好啊好啊!”记不清都是谁说的,虽是冰天雪地,可大家竟然没觉得冷。

高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人挺温和,可有个男同学却说她挺凶。我们呼啦啦上十个学生涌进高老师家,一下子就把小小的客厅挤的热乎乎的。“高老师,我们给你拜年了!”“高老师过年好!”,大家七嘴八舌的表白着,高老师一一叫出大家的名字,说一句勉励大家的话,我们点着头,一个个很乖的样子。

从高老师家出来,我们去朱老师家。大家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偶尔会有人不小心摔倒,大家一边哄笑一边拉起她。“到了,朱老师家就住这儿”。我们簇拥到门前,边敲门边呼喊着“朱老师我们来给您拜年啦!”门轻轻打开,气质文雅的朱老师探出头,见是我们,让大家在门口铺的垫子上擦擦脚上的雪泥,然后让大家进屋里。朱老师是上海人,爱人是工程师,有个儿子上幼儿园,她的父亲在美国开公司,据说她准备年后就要去美国了。不知道她是去看望父亲还是去居住。大家又是叽叽喳喳的吉祥话,朱老师端着糖果给大家每人分一分。临别时在大家转身时,她拉住我的手,笑着又塞给我一颗糖。我揣进口袋,回家后打开看,是一颗美国的酒心巧克力。那时候这是稀罕的零食,大家家里的糖果都是一分钱一颗的水果糖,巧克力我是第一次见,第一次品尝。后来,朱老师果真去了美国,过年的时候,我偶尔会想起她,她现在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她在美国过得好吗?

多年以后,我总是在回忆里期待着新年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