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特别关注

【水滴汽车APP】一缕东风来 吹拂五十年

2019-09-05


  在中国传统文化里,“东风”一词一向具有特殊的意义。它有让大地回春的力量,“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它是诸葛武侯期待的决定性力量,羽扇轻摇曰“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于中国汽车工业而言,这缕东风已然吹拂了五十年。

  ◆起于青萍之末,二汽东风平地起高楼

  2019年的9月,东风汽车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风公司”)将迎来50岁生日。但正如我们所知的那样,在东风涤荡世间,翱翔于激水之上前,它先于小草尖上汇聚、飞旋,有一个“起于青萍之末”的发端。

  “中国这么大,光有一个一汽是不够的,要建设第二汽车厂。”早在1952年,毛主席就对二汽的筹建做出过指示。但在多重因素的影响下,随后的数年里二汽建设“三上两下”,停留于蓄势的阶段。

  1965年,支德瑜接到中国汽车工业奠基人、时任二汽建设领导小组负责人饶斌的电话,随后调入二汽建设筹备组,被任命为长春汽车研究所副所长及二汽材料口负责人。

  “当时我已经42岁了,但一想到要筹建这样一个汽车厂,老死前还可以干出点事业来,这样的生活是多么有味道啊!”如今年逾九旬的支德瑜在回忆这段经历时,仍显得十分激动。

  考虑到中国必须要有可靠的战略后方和坚强有力的军需后勤保障,在党中央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战略部署和加速三线建设方针下,二汽依照中央提出的“靠山、分散、隐蔽”的六字方针,将厂址选定在湖北十堰。在二汽第一任总工程师陈祖涛看来,这是在特殊的政治氛围和科学生产要求之间的微妙平衡。

  当时的十堰,人口仅有一两百人,是个偏僻荒凉的小镇,开门见山,仅有一条坑坑洼洼的沙石路横贯东西。但就在此,我国第一个完全自主设计建设的大型综合汽车制造厂正式拉开建设序幕。

  支德瑜回忆说:“当时凭空筹建这样一个大厂,任务真是无比艰巨。新中国尚处在国际封锁之下,二汽除了产品毫无着落外,还要去三线基础设施缺乏的贫困山区落地生根。那里根本不存在一个稍有物质雏形可以利用的落脚点。”

  1969年,第二汽车制造厂正式开始在十堰的群山中大规模建设。数据显示,到该年年末,仅第一汽车制造厂,志愿报名参加和支援二汽建设的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就达1273人,其中就包括支德瑜、孟少农等一大批顶尖的国内汽车技术专家,与他们一起投入建设的还有从各地调集的数万建设者。

  在“聚宝”“包建”下,他们自主设计制造了近2万台(套)设备,占二汽设备总量的98%,使我国的机械制造水平向前跨进一大步,部分指标接近当时国际水平。

  第一代东风人心系民族命运,响应国家优化工业布局和国防建设需要的号召,在马灯的照耀下,他们放弃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生活,将火种播撒至鄂西北的崇山峻岭间,借由心中的一点东风,燃成了中国汽车工业的燎原之势。

  1975年6月,二汽第一款基本车型两吨半越野车EQ240定型投产。同年,经国务院批准,第二汽车制造厂生产的汽车正式命名为“东风牌”。这款车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承担战斗突击及物资抢运等任务,被誉为“功臣车”“英雄车”。由此奠定了东风作为中国最大军车制造商的地位,十堰也以“中国汽车城”“东风底特律”享誉全国。

  ◆东风解冻,蛰虫始振,鱼上冰

  1980年,国民经济进入调整期,二汽也被国务院列为“停建、缓建”项目,发展险些进入冰点。面对严峻形势,时任二汽厂长的黄正夏提出并制定了“量入为出,自筹资金,续建二汽”的大胆设想。同年3月22日,国务院“关于批准二汽续建”的文件正式下发。

  “国家‘断奶’放手、企业大胆开拓,比在计划经济体制下按部就班建设,要强十倍、百倍,是真正地解放了生产力,促进了二汽快速发展,为国家的经济发展作出了实质性的贡献。”黄正夏在回忆录中写道。

  从1980年至1985年,在确保上缴国家全部利润、税金、折旧费提成的前提下,二汽不仅没有向国家要一分钱,而且提前两年建成了年产10万辆汽车生产能力。到1985年,二汽在汽车产销量,上缴国家利润和税收方面,均占全国汽车企业60%以上,创造了上世纪80年代的辉煌。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东风走出了崇山峻岭,襄阳成为“出山的第一站”。根据当时中国汽车“缺重少轻无轿”的格局,一个高起点、大量采用新技术的轻型车基地在襄阳古城北部的油坊岗开始建设。

  一缕自强风,吹开的是面前的冰雪;另一缕自强风,吹开的则是中国私家车市场。继襄阳基地后,东风人又毅然向国家请战,上轿车项目。1992年5月18日,神龙汽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次年2月26日,神龙轿车项目在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破土动工。老三样中的“富康”从此开启了走进千家万户的旅途。

  1992年邓小平视察南方,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讲话。同年,被称呼了23年的“二汽”更名为东风汽车公司,东风公司站在了市场经济的潮头。

  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程中,东风公司也同大多数国企一样陷入了“船大难掉头”的困境,亟待又一缕东风响起更具活力、更为深刻的变革。

  在时任总经理苗圩的带领下,东风人求真务实、顾全大局,发扬改革创新精神,在体制、机制、管理上进行了三大创新。初步建立起层次清晰、责权明确的母子公司型体制框架,初步实现了投资决策、资产经营功能与生产经营功能的分离,初步建立起了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现代企业制度。

  1999年,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同年,“东风汽车”股票在上交所成功上市,东风公司发展进入新的篇章,为新世纪开放合作主旋律下的全面合资合作和自主发展奠定基础。

  2005年从一线班组调到“王涛班”的王建清亲身感受到了其中的改变:“东风成长到现在,我个人的感受,它就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我们讲世界上最先进的管理理念,日本的丰田模式,包括日产的生产方式,包括现在东风商用车的生产方式,其实都是把别人优质的东西挪过来为我所用,这就是我们中国企业在不断发展过程中的一些优势。”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从十堰到襄阳再到武汉的“三级跳”,实现了从大山向大海的跨越,让东风公司走出国门,走向世界。时至今日,面对国民经济的新环境、汽车产业的新形势、历史发展的新机遇,东风公司仍不忘初心,致力成为推动汽车产业高质量发展、实现汽车强国梦不可或缺的力量。

  东风公司已然意识到,智能网联是未来汽车行业发展最重要的方向之一,必须掌握其核心技术。目前,东风公司无人驾驶乘用车和商用车分别达到L3和L4级。推出东风5G自动驾驶样车,东风风神AX7自动驾驶2.0版、东风标致4008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先后获得路测牌照,东风猛士无人驾驶车获“跨越险阻2018”挑战赛A组亚军。网联化方面,具有自主学习等六大功能的WindLink3.0人工智能车机交互系统实现整车批量搭载,智能网联产品持续迭代研发。

  东风公司技术中心智能网联部副部长边宁介绍:“东风公司举集团之力在智能网联领域进行布局与发展。2018年11月,东风公司在襄阳召开了战略研讨会,发布了东风公司的智能网联规划,这个规划大概花了6个月的时间分析研讨和打磨。其中我们识别出来的就有11项核心技术需要我们自己掌握,然后有6项资源需要我们去布局,还有7项关键能力,我们都按照去年发布的规划在快速地推进这方面的工作。”

  与此同时,东风公司还将重点把人力、财力、物力和精力投向出行服务、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加快形成竞争优势,加快实现新旧动能转换,推动东风公司加速向“十三五”确定的“为用户提供全方位优质汽车产品和服务的卓越企业”转变。

  一缕东风吹拂,在空间上,它从十堰到襄阳、武汉、广州四大基地,柳州、郑州、盐城、杭州、重庆、常州、惠州、成都、大连等20多个生产基地,跨越整个中国;在时间上,它从中国汽车工业的初啼,到如今中国汽车品牌与世界汽车品牌竞逐在新兴的智能网联、新能源等前沿技术赛道;在领域上,它从军车到商用车到乘用车,造福千家万户。

  远望青山依旧在,唯愿东风永相随。

  (来源:水滴汽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