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达人风采

​【东风科技工作者访谈】黄松:做了选择,就要做到最好

2019-09-23


  黄松/口述 记者 赵巧焕/整理

  【编者按】创新,能带来什么?是颠覆,更是进化;是开辟的新路,也是多彩的未来。带着“打赢中国汽车工业翻身仗”的初衷,一代代东风人打造出了奠定品牌基石的“功臣车”EQ240、填补中国卡车产品“缺重”空白的“八平柴”,以及捧回行业首个“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的东风猛士;也完成了自主品牌乘用车从无到有、从有到丰的进程,实现了自主乘用车发动机和电驱动总成等关键总成的自主掌控。在东风公司建设50周年之际,为展现一代代东风人的创新之路,本报特开辟“核心技术谋突破 自主创新勇担当·东风科技工作者访谈”栏目,敬请关注。

人物简介:黄松,东风公司原产品总设计师,出生于1947年,曾参与东风第一代、第二代军车研制,是东风第三代军车总设计师。在担任东风第三代军车总设计师的过程中,他带领团队开放合作,敢于突破,成功研制出东风猛士。2007年退休后,退而不休,受公司技术中心返聘,继续投入到军车技术研究中。

对标悍马做自主军车

在谈猛士之前,我更想说的是二汽当年的系列车型,EQ245、EQP245、EQ246、EQ153、EQ140-1、EQ140-2等等。其中,有的车型是我主导的,有的我只是参与。

这系列车型的意义不容轻视,它们不仅让二汽解决了“活下来”的问题,也用逐步提升的产品力,把二汽推向了市场。现在回头看,我们能够更加清晰地看到,产品是核心,每一款优秀产品的诞生都推动着二汽再上台阶。

关于猛士。上世纪90年代末,总参装备部提出,要对标悍马做一款中国的自主军车,我们也去北京谈过。但正式竞标通知一直到2001年才发出,核心要求就是这款高机动性越野车的技术指标要全面超越美国悍马。

东风要不要去争取?可以想象,悍马在前、压力很大,领导们也需要定心丸。2002年的春节,老科协联谊会上,当时的东风总经理苗圩拉着我谈了一个半小时,我们有没有能力达成性能目标、预算怎么样等。我的态度是,技术上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没有哪一款车是没有难度的。EQ245不难么?EQ140不难么?我们都成功了。有之前系列车型打底,我心里对第一代猛士的开发是很有底气的。

而且,当时我们也做了大量调研,可以肯定,国内供应商能够完成车型核心总成的生产。国内汽车行业是有能力达成“完全自主”这个目标的。

东风下定了决心做猛士。成功竞标后,项目开始推进。一方面预算有限,另一方面当时的东风也很艰难,大家提出了“充分利用存粮”的口号,尽可能利用十堰大后方的资源,少花钱多干事。

整个开发可以分为概念样车、初样车、正样车、部队试验四大阶段,每个阶段都有评审。最难的是初样车阶段,累计跑了200万公里道路试验。到部队试验阶段,要经受高原、高温、低温各种极端环境的考验。

定型之前,制造了五六十辆样车,都来自十堰大后方。有些零件我们能直接生产,有些还需要新设备的,就主要依靠设备制造厂的资源和力量。我们大后方有造设备的能力。

东风按时保质完成了项目任务,第一代猛士的多项性能指标都优于悍马。

第二代猛士,增加了防弹的要求。防护要求提升的直接影响是车辆自重提升,马力也要相应提升。第一代猛士是150马力,防护型猛士则要达到200马力。出于减重、负载等目的,最终做了承载式车身的设计。

第三代猛士的特点是轻型高机动。2019年年初才定型生产,我们的越野车公司正在加班加点地生产。

第二代猛士开发时,我已经退休了,是返聘回来参与项目;第三代猛士,我并没有参与项目开发。第四代猛士,也就是东风轮毂电机越野车项目,才是我近十多年的工作重点。

第四代猛士,或者说是我心中的第四代猛士,是用电的。一般来说,一代军车能用七八年甚至十年,如今第三代猛士刚刚定型投产,第四代猛士至少还有七八年的开发时间。

时间还有,但是任务很重。在我的设想中,未来的猛士,会变成一个大机器人。我们想做越野车里的特斯拉,但难度肯定远超特斯拉。我们团队有时开玩笑,要么成为先驱,要么成为先烈。但既然选择了这个技术路线,有一天时间,就要全力以赴地干一天。

脚踏实地保持军车领先地位

汽车革命的时代已经来到了。传统汽车的机械逻辑,已经是老黄历了,是基础的基础。未来汽车的核心一定是虚拟的智能逻辑。波音737事件,事故原因很可能就是危机关口时人机主导权出现了逻辑问题,这些都是要靠编程来把控的。有个笑话说,美国F22“猛禽”战斗机的项目,已经请不起专业编程了,太贵了。这方面国内还是有优势的,东风轮毂电机越野车项目,东风和高校合作,有一批优秀的博士、硕士们写编程、做试验,他们也渴望在这个新领域里出成果。

如何面对汽车革命?我认为要互补,传统汽车和造车新势力优势互补。传统汽车制造业资产存量很大,全世界太多企业、太多人员在这个产业链之中,而造车新势力也有其局限性,合则两利。对东风而言,越早接受革命越好,越早融入革命越有先机。

回顾东风历程,我是骄傲的。从曾经的EQ系列,到猛士系列,我们一直保持着行业领先的位置。比如EQ140-1,一上市就超越解放;等竞争对手追上了,我们的EQ140-2也上市了,竞争力立刻又高出一截。到猛士系列,更是一直保持着技术上的优势。

年轻研发人要敢为人先

保持领头羊位置,这是研发人应有的气魄。敢为人先,人无我有、人有我优,这就是底气。

对年轻的研发人,我想说的也很简单:不管读多少书,没做过的工作,你就是不会做,凡事要多实践、多积累。

当年“聚宝”建二汽,全国各地来了很多工农兵大学生。说起专业基础,远比不上现在的大学生。到了工作岗位,第一件事就是补课,学数学、学力学,我还去邮电学校学了一年外语。但大家都是边学边干,我自己一有机会就去拆EQ240,拆了装、装了拆,反反复复。

我还记得自己主导布置的第一款车EQP245。组装时,没有一个螺丝有长了或者短了的问题、没有一个地方有互相干涉的问题。当时是杜时可老先生带我,他高兴坏了。之后凡是项目到了攻坚克难的时候,他总会叫上我。无非是因为,“这个小伙子动起手来,严谨可靠”。

研发,是打“阵地战”,要实打实拼,踏踏实实、精益求精,才会造出好产品。

记者手记

心中有梦,眼里有光。这是黄松留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比起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的曾经的猛士,年逾花甲的黄松对未来的猛士投注了更多的热情。“未来的军车,更像是一个大机器人,机械已经是太基础太基础的东西了。”说起轮毂电机、电控、智能化这些新名词,他目光灼灼、如炬如电。

看着华发丛生的老先生,记者几乎能看到多年前那个满腔热情、不畏挑战的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