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新闻风景线

【笔墨颂东风】只身一人去二汽

2019-10-25


李金红(公司老干部工作处退休员工)

我家有五个兄弟姐妹,上世纪六十年代末,我全家七口人分布在全国各地的五处。爸爸在襄樊五七农场,大姐在部队,哥哥在安徽,二姐是一名下乡知青,我、十三岁的妹妹与妈妈则在一汽的所在地长春。

1969年的12月底,我作为二汽职工子女被二汽招工了,得知消息后,我欣喜若狂。五七农场的代表荣德鎏委托李根祥同志向我交代了相关事宜。1970年元月上旬的一天,我一人踏上了长春至北京的列车,记忆里还残留着那趟列车上三角钱一盒的饭菜的香味,还记得是铝饭盒装的热乎乎的大米饭和千张肉片大白菜。

在北京转车时,我遇到了初中小校友同年级七班的孙迎普等四位女孩,她们由陈云祥带队,我被他们的热情所打动加入了他们的行列。陈云祥叔叔给我们当讲解员,带着我们游故宫、逛天坛。至今回想起来,我都非常感动。

后来我一人又踏上了开往武汉的列车。到了武汉,我来到了当时设在武汉的二汽职工家属武汉中转站(某大学某楼内的一个腾空的大场地),水泥地上到处铺着稻草,上面铺着被子,在这里,有大人有小孩,有躺在地上的,有坐在地上的。一个带着小孩的阿姨看我只身一人,等待的时间怕我无聊,就带着小孩和我去逛街了。记得,当时我特别兴奋。多少年后,我在总厂机关见到了当年的这位阿姨,后来知道了她叫崔月华。

第二天,我又只身一人坐上了武汉开往襄樊的列车。出了襄樊火车站,由于不认路,我花三毛钱坐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很快就到了二汽仪表厂(63厂)。在那里我见到了久别的父亲。在63厂食堂排队买饭时,一位叔叔对爸爸说,让你女儿别走了,就留在我们厂吧!爸爸说,“谢谢,不用了,分在哪就去哪。”当天晚上,我依然和在武汉一样,与不少在襄樊中转的二汽职工家属一起睡在63厂大仓库里铺着稻草的地上。

1970年元月16日,我来到十堰大岭沟报到,成为了标准件厂(红卫5761厂)的小徒工,成为了第二汽车制造厂的一员。那一刻,我和同批进厂的几十名年轻工人一样,为成为了二汽的一员感到无比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