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专题报道喜迎二十大

​东风猛士:强国强军的“钢铁战车”

2022-05-18


2017年7月30日,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阅兵举行,东风猛士组成护旗方阵

东风猛士执行神舟十三号搜救回收任务

(记者 王亦)2022年4月16日上午,搭载着三名英雄航天员的神舟十三号返回舱,在东风着陆场成功着陆,返回任务取得圆满成功。

此时的戈壁滩,长风猎猎,黄沙漫卷,一列由东风猛士搜索车组成的地面搜救队早已整装待发,迎接航天英雄们回家。

这不是东风猛士第一次承接航天搜救任务,神舟十二号返航时,东风猛士就协助搜救队伍顺利穿过黄沙戈壁,为航天英雄的归家之旅保驾护航。

国有大事,必有猛士。2007年,东风猛士开始列装部队,从汶川地震抗震救灾,到国庆阅兵、胜利日大阅兵,到国际维和,再到迎接航天员返航——作为人民军队的“钢驹铁马”,东风猛士已成为人民军队强大战斗力的重要构成。

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东风猛士之名,源于刘邦的《大风歌》,承载着“守四方”的重任。

20世纪90年代,悍马在海湾战争中崭露头角,中国军方高度关注。2000年,原总装备部将高机动性越野车正式列入科研计划。2002年,东风公司接过研发标书,中国第三代高机动性越野车研制工作,就此全面铺开。

当时,悍马代表世界军用高机动越野车的最高水平。然而,东风猛士研发团队却提出:全面超越悍马A2的技术指标,并且要具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百分之百的国产化。

在第三代军车上,中国还是空白。对东风公司来说,这是第一次;在中国汽车发展史上,这也是第一次。

在东风公司技术中心原主任黄松的带领下,仅仅3个月的时间,东风猛士这款高机动性越野车,就在设计师的绘图板上渐渐显露出庐山真面目。

研发团队打破传统,不迷信国外先进技术,经5项理论方法创新、19项新工艺新材料的应用,很好地解决了汽车越野性与平顺性、动力性与经济性、先进性与自主性、牢固性与轻便性等矛盾。

当时,部队对这款军车开发设置了概念车阶段、初试阶段、终试阶段和军队使用试验4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3个样车试验节点,要求在五年内完成车辆开发。

时间紧迫,为保证完成任务,研发团队常常“三轮叠加”进行试验。初1样车试验中,一旦发现了重大问题,马上进行改进,研制初2样车;初2样车在试验中一旦发现了重大问题,马上进行改进,研制初3样车。到最后,初1、初2、初3样车同时试验,不断发现问题,改进技术。

为保证质量,团队前后进行了三次大改,一共试制了20台车,试验车共行驶200万公里。火焰山下、北极村中、青藏高原、沙漠戈壁,东风猛士跋山涉水,历经风霜,披荆斩棘,战胜了一个个艰苦卓绝的挑战,完成了一个个“不可能”的任务。

2006年,东风猛士通过部队的设计定型审查。2007年,东风猛士开始批量列装部队,东风完成了向第三代军车的跨越。

东风猛士15项战技指标中,12项超过了美国“悍马”,其余3项均为国际一流,被军方誉为“陆军航母”,并荣获 “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拥有100%自主知识产权。东风猛士的研发,在中国汽车工业自主品牌建设史上,立下了一座里程碑。

国有大事 必有猛士

每当国家有需要,东风猛士都会挺身而出,与祖国风雨同舟。

2008年5月12日,四川省汶川发生特大地震,当地一切通信中断。重庆公安一辆原定去拉萨执行任务的东风猛士接到上级命令,临时改道汶川救援一线。在救灾抢险中,无论是在十多米高的崎岖不平废墟中,还是在倒塌的工地上,低洼的烂泥塘中,一米多深的河水里,东风猛士均能一马当先。

抗震救灾,万众一心。东风公司获悉抗震救灾前线急需越野性能好的越野车时,决定向灾区救灾部队捐赠15辆猛士。

震后的什邡到处墙开地裂,房倒人伤,道路状况极其恶劣,而东风猛士却如履平地。在经过一米多深的什邡灾区洛水河时,东风猛士一跃通过,还利用救生绞盘救出被困水中的车辆。

在历次阅兵式上,东风猛士在预演和最终的阅兵仪式上全部一次通过,以“零失误、零误差、零故障、零事故”深受部队信赖。

2009年10月1日,在新中国成立60周年阅兵盛典上,受阅的东风军车队伍中增添了新成员——40辆东风猛士首次作为引导车出现在了阅兵大典中,隆隆驶过天安门,展示了中国陆战力量的雄姿。

2015年9月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九三”阅兵仪式上,中国人民解放军5位中将乘东风猛士受阅,105辆东风猛士列队通过天安门广场,受到世界关注。

2017年7月30日,内蒙古朱日和训练基地举行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阅兵,阅兵式上,共有近500辆东风猛士沙场点兵,数量占参阅、受阅轮式装备的三分之一以上,另外还有演习对抗车辆和维护保障车辆参与阅兵。

2015年中国首支维和步兵营出征海外,东风猛士在多个国家留下威武英姿;2018年,东风猛士在珠海航展上表演爬纵坡、过壕沟、过涉水池等“绝活”,展现了“陆军航母”的强大实力;2019年,东风猛士亮相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阅兵;在2021年河南特大洪涝灾害中,东风猛士以极强的涉水性,顺利完成探路任务……

在一次次大考中,东风猛士用这样的答卷,证明了自己是一支“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的特战劲旅。

东风人的军车魂

2019年10月1日,一位79岁的老人准时守在电视机前。当看到东风猛士出现在国庆阅兵式上,他掩饰不住激动,挥笔写下“国有大事,必有东风车承担!”

他是东风猛士原总工程师孙铁汉。“又一次看到猛士在装备方队中威武行进,接受党、国家和人民的检阅,我感到很自豪。我为咱们东风人能造出世界一流的猛士而自豪。”

孙铁汉,1941年生,1966年吉林工业大学汽车系毕业,1971年调入第二汽车制造厂车桥厂工作,从此与东风汽车结下不解之缘。从技术员干起,到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直到1999年从东风公司重型车厂总师的岗位上退下来。此后,他发挥余热,回到厂里当技术顾问,用自己渊博的专业知识,为汽车工业发展贡献力量。

2003年,孙铁汉被聘为东风越野车公司总工程师兼技术部长,负责东风猛士研发中的试制、试装、试验、改进、定型工作,以及工厂改造、生产准备、能力建设等工作。

全面超越悍马,可没有外国图纸,没有现成的技术参数,连去国外观摩学习的机会都没有,这车怎么造?“自力更生靠自己!”孙铁汉说,“这是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再难也要干好!”

2003年开始,孙铁汉带着7位退休的工程师、技师,以及几个年轻人,开始着手研发工作。台架试验12500个小时,改进设计、工艺、质量问题300多个,东风猛士的制造工艺、工装全是原创设计,没有一项是“洋技术”。

“毫不夸张地说,东风猛士身上的很多技术超过美国悍马!猛士研发成功,国人扬眉吐气,我们东风自主开发也立了新功。”孙铁汉说,“我们这些老同志,有机会发挥余热、参与这样一项伟大的工作,为此深感自豪。”

东风因军而建,因军而兴,因军而荣,始终承担着强国强军的责任和使命。从第一代东风军车EQ240,到第二代东风军车EQ2102,再到第三代东风军车东风猛士,三代军车迭代创新,东风始终走在共和国强军路上。

从研制20Y开始,一代代东风人践行和发扬着“马灯精神”和“芦席棚精神”,坚持100%自主知识产权和100%国产化。东风猛士总设计师黄松曾自豪地说,“能研制这样的项目,一生就算没白活。”

多年来,东风猛士紧跟现代战争新特点、新要求,性能不断优化,产品图谱逐渐丰富,开发出集信息指挥、运兵突击、火力打击、勤务保障“四位一体”的轻型高机动建设平台。

2002年至2019年,东风猛士基于实战化军事需求和技术发展趋势,已形成非防护型和防护型两大序列,全面满足信息平台、电子对抗、运兵突击、火力打击、空中突击、工兵防化、勤务保障等各类实战需求,为“全域作战,立体攻防”奠定了坚实装备基础。

如今,东风猛士推出了新一代民用版本。孙铁汉感慨地说:“产品代代更新,东风的脉搏始终与国家的心脏连在一起。”